求实与务名的轻重之分

发布时间:

据史料记载,从康熙中期开始,清政府就恳求各地按时上报辖区粮食价格,逐渐形成了各州县按旬上报、各省按月汇详请奏的尺度化粮价奏报制度。“农务为国家之本,粒食乃兆姓所资”,这套粮价信息收集机制在相当长时间里发挥了踊跃作用,为平抑粮价、调停丰歉供应了依据。但这项轨制持续至清末却变了味,浮现了“每月上旬折报迟至下旬者,亦有迟至下月上旬始行造报者”,甚至有州县“放任书役信手填注……粮价若何,竟不过问”。可见,一旦实行事务的官员“全无求实之心”,再好的制度也会沦为摆设。清末名臣龚自珍就曾训斥过当时一些混日子的官员:“生不荷耰耡,长不习吏事,故书雅记,十窥三四,昭代功德,瞠目未睹。”不学无术、不务正业,如此为官,何谈“务实之心”?

历史是最好的教科书,也是最好的清醒剂。《左传》中记录:“政如农工,日夜思之,思其始而成其终,朝夕而行之。”意思是说,治理政务如同从事农业生产,要时时琢磨怎么办好这件事,还要每天都努力付诸实际。西汉桓宽在《盐铁论》中亦力陈务实的重要性:“言之非难,行之为难。故贤者处实而效功,亦非徒陈空文罢了。”对此,东汉荀悦在《申鉴》中还逐个列举出了求真务实的基本请求:“不受虚言,不听浮术,不采华名,不兴伪事。”这也从另一个角度说明,只有务实之人,才会愿意听真话、敢于讲真话,才华敢于担当。

●“求实之心重一分,则务名之心轻一分。”务虚务名,心中一杆秤该怎么摆?信赖读者应该有了答案。

明代王守仁《传习录》中写道:“名与实对,务实之心重一分,则务名之心轻一分;全是务实之心,即全无务名之心;若务实之心如饥之求食,渴之求饮,安得更有工夫好名?”每个人心中皆有一杆秤,这杆秤是多向“务实之心”一分,还是多向“务名之心”一分,一分之差看似稍微,折射的却是为人处世风格;若是放到为政者身上,则关系着一方百姓的亲自利益。